当前位置:亚洲城ca88手机版网页 > 人文博文 >

《高等天气学》:一门让丁一汇院士讲四十年的

发布时间:2017-12-03 阅读:

  “先进气象科学”:一个针对丁一辉院士讲四十年课的 - 新闻 - 科学网

  在中国科学院(以下简称“国家科学院”),有这样一位首次登上领奖台的老师,今年已经跌倒了。当他站在国立科学实验大学的平台上时,他讲了一个40年的课程。

  他是丁一汇,师范大学研究生课程“高级气象”教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专门顾问,世界气象组织东亚季风研究委员会主席,原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

  6月的一天,北京在仲夏有一个明亮而温暖的晨光。像往常一样,丁老师从市区来到怀柔,给予2016年班级学生本学期的最后一课。

  “高等气象科学”是气象专业研究生必修的核心课程。自1978年中科院研究生院成立以来,这个课程由丁教授教授,坐在教室里等待丁教授的学生已经是丁老师教的第40位学生。

  40年来,丁老师为中国气象学领域培养了大量的人才,使很多人走出了教室,40多年的短暂,许多回忆和细节都无法跟上多年; 40多年的坚定,是坚持每一堂课,打造一支不平凡的力量。

  没有遗憾,一切都好

  1938年,丁一辉出生在安徽省的一个老师家,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是小学老师,学习汉语的父亲在高中担任语文和历史教师,从小就受到影响,丁一辉的童年对历史很感兴趣,除了家庭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人对丁一辉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他的高中物理老师,说到丁一辉“这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老师,曾经在老中国的飞行学校教过飞行员,他在课堂上没有把课堂知识强加给我们,而是用物理实验只要条件许可,娱乐中学的物理老师丁一辉开了一扇窗户,在自然界,美好的自然之美在他的心窗上埋下了科学的种子。

  高中毕业后,丁一辉考入北大。此时,科学的种子已经萌芽,所以他不听家人的学习历史的期望,而是进入当时的物理系学习气象学,这个专业非常有趣,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气象学已经逐渐成为具有系统数学和物理基础的现代科学,现在它已经融入了交叉化学的发展过程中,现代气象学是以物理学和化学学为基础的,当然,数学是它的根源,伴随着我气象几十年了,丁一辉说。

  丁一辉毕业论文毕业前,主要是关于平流层和中层的气氛。从地球物理系毕业后,谢一兵教授建议收购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生,师从着名气象学家陶世言。从研究生毕业后,他在新的大气物理学工作,改变了他的研究方向。随着陶世言对中国暴雨和季风的研究,他后来恰逢国家海洋局设立海洋预报中心和丁一辉期间建设预报中心。同时也学到了很多知识之后,丁一辉进入中国气象局工作,并被分配建设国家气候中心,原国家气候中心第一任主任,直到今天还记得人生各个阶段的选择,他说:不后悔,都相当不错。

  从1978年到2017年

  1978年,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国立科学大学的前身)成立。学院第一院长和着名气象学家叶都正先生找到了丁义辉和他的兄弟曾庆存,希望分别教授“先进气象科学”和“高等大气动力学”这两门最重要的气象学课程。丁一辉回忆说,叶先生鼓励我们不要单独进行研究,教导,让学生通过教学来更好地理解本书的概念和知识。多年来,我和曾先生都非常感谢叶教授的教学。

  虽然内容早已为人熟知,但为了让学生了解最新的研究进展和知识,在每节课前给学生,丁先生将重新安排讲义,增加新的方法和理论,帮助学生更好了解现象的性质。而且在每堂课前,丁老师都会提前两三天说一下内容,再仔细检查一遍,当天再到怀柔再来快速复习一下,作为第二次复习,每班作为一个新班级讲,花费更多的时间比上课做准备,多年来已成为丁老师的习惯。

  例如,在解释稳态波在大气环境中传播的现象时,丁为了便于同学们的理解,介绍了几何光学原理在基础物理中的类比。在准备课程的同时,除了要查看相关的公式外,也许学生们会提出一些问题,例如石英和玻璃等不同材料的折射率的相对大小,并准备这些相关的延伸。

  如果坚持四十年,可能就是这个地方的使命!

  回忆海贝

  当时许多坐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都取得了很高的学术成就。其中有许多院士和罗斯贝奖(诺贝尔气象奖)可以给丁先生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但三位女孩从来没有见过。

  那是十多年前学生的最后一课。走出课后,三名女孩立即离开教室,想和丁老师聊聊天。本来他们想对丁老师表示感谢。通过丁老师的一个学期的教学,他们看到了这个理论对天气现象的理解有多么美妙,深深地感受到了完美和谐的本质,这个课程让人们对自然科学有了更深的好奇心。其实这是因为有很多前辈科学家,正是他们抛光的理论非常流畅和完美,才让我们现在有了这样的感觉,丁说。

  说到教室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时刻,这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丁先生讲了很多。 20世纪90年代,他曾在玉泉路上课。在谈到关键问题时,他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退到讲台边缘,没有注意到他落在讲台上后退了一步。玉泉路校园领奖台比较高,虽然当时丁老师觉得自己还比较年轻,身体很好,但是这一幕让学生感到害怕,大家都跑到了丁老师的身边。丁老师被同学抚养后,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觉得没有问题,让学生回到座位上继续讲课。现在回想起那紧握的时刻,丁小姐开玩笑说,这是师生之间的又一次互动〜

  结论

  也许是当初决定教这个教训的时候,没人会想到丁老师讲话多久,窗户就这样离开了,萌芽了,岁月忽然过了四十年。偶尔会见丁忠立校长,丁丁也会对丁老师说:老丁啊,你想谈什么时候谈什么时候,只要你是好的就行了。

  望着16位同学,丁先生说:的确,现在我年纪大了,很多东西都怕忘了,需要继续复习,看看我的身体让我说说吧

  学生,寻求学习的道路是漫长而危险的,而且勇往直前,因为在你面前有这么多的领导人为你削减了荆棘,他们的身材已经有点疲惫,但是后面总是给我们一个坚定的力量。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有幸在他们面前努力工作,不要忘记在全新的地区种植感恩的幼苗,直到繁荣的时候,引导后来者继续下去。

  地球绕太阳转了半圈。这是一个学期的结束,但最后一章也是一个序曲,因为那些热爱科学的人最终会再次见到真相。

  采访笔记

  起初,我听说丁老师是一个慈善机构,一年前有一位老先生在他的朋友圈里拍了一张照片。哥哥和他的兄弟姐妹在他的照片上拍了照,说这是给我们“未来的天气”,丁一辉老师,后来我来到了NSUST,秋季学期我选了临沂华“ “更高的大气动力学”。在最后一节课,林女士向我们介绍了丁老师的“高级气象理论”,曾经林师傅也是丁老师的课程学生。最后,春季学期,我和我的同学坐在老师的班上,这一切都要感谢丁先生坚持了这么多年。

  这里还要跟林雨华老师说一声谢谢,“大气动力学”上课时间是七点钟到十点钟,冬夜常常见林先生背着书包及时教二。由于运动学的大量推导,为了使学生更清楚地看到推导过程,林坚持用笔迹代替PPT,每次上课时,都要写出近十个黑板。这是一个非常昂贵的体力劳动,年底班主任林老师因为我们认为我们抄袭了辛勤的工作,并且在国立科学大学向我们道歉,遇到了这样值得尊敬的老师,多么幸运。

  第一课已经结束了,学生们坐在教室里,等待结束。有了这段文字,我把它献给你和所有我敬重的老师。

  \\ u0026

  特别声明: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从本网站转载的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将被保留在本网站上,并对版权拥有法律责任;如果您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件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人文博文